◈ 第1章

第2章

康熙三十六年三月,四阿哥胤禛府里燈火通明。

宜筠被身體的撕裂感痛醒,睜開眼便聽到谷荷驚喜的聲音,「福晉醒了,快,福晉醒了」,接着便是穩婆焦急的大呼,「福晉,再使點勁兒,快看到小主子的頭了!」

福晉、使勁兒、小主子,一連串的詞語撞入宜筠的腦子,突然,宜筠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想到前世因生產耗時太久導致弘暉自生下來便體弱多病,宜筠抓緊床被使出了身體最大的力氣。

「哇——」嬰兒的啼哭聲響起,「恭喜四爺,福晉生了個健壯的阿哥。」

「蘇培盛,賞!」攢着勁兒讓自己保持清醒的宜筠在屋裡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後,像是終於確認了什麼,泄了勁兒陷入了沉睡中。

「福晉如何了?」剛得一子的胤禛面上破天荒不再是往日清冷的神色。

陳嬤嬤見四阿哥詢問自家福晉的情況,心下也自覺妥帖,連忙說道:「福晉現下只是脫力睡著了,無甚大礙。」

「院子里的下人們侍奉福晉生子有功,各賞三個月月錢。」胤禛朗聲說道,下人們連忙謝恩自是欣喜不已。

滿人有抱孫不抱子的規矩,胤禛看着襁褓里的孩子,手心裏悄悄沁滿了汗,這個小小的人兒是他的兒子,是他的嫡長子,將來會繼承他的家業,一想到這些,胤禛覺得自己的胸膛里滾燙滾燙的。

「主子爺,大阿哥還小見不得風,還是讓乳母快些抱進去吧。」陳嬤嬤看胤禛盯着大阿哥瞧,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快抱進去,照顧好福晉和大阿哥,福晉醒了告訴她,爺明天再來看她。」胤禛回過神來,抬步走向書房,安排人去給康熙和德妃處報信兒。

宜筠身體沉睡着,但意識卻很清醒。

「孝敬憲皇后,烏拉那拉氏。滿洲正黃旗,內大臣費揚古之女。元配嫡後。世宗為皇子,聖祖冊後為嫡福晉。雍正元年,冊為皇后。九年九月己丑崩。子一,皇長子弘暉,殤。」

想到自己上一世的經歷,竟有機會重走一遭,這一世自己拼了命也要補償這個養到八歲就沒養住的孩子……

……

四福晉誕下四阿哥嫡長子的消息傳到各處,康熙高興不已,大手一揮賞賜次日便到了四阿哥府,永和宮德妃自是跟着開了私庫,賞賜不多不少,讓人挑不出錯。

宜筠醒後聽陳嬤嬤說起德妃的賞賜抵達自己院子的時候正碰上胤禛也在,胤禛掛着一副冰山臉叫人瞧不出喜怒,又想到上一世胤禛和德妃後來水火不容的母子關係,不由得輕嘆。

「福晉好端端何故嘆氣,當下最緊要的事情是養好您的身體,後院那些人聽到您誕下大阿哥,不知道要氣成什麼模樣呢!」向來穩重的谷荷架不住這滿院的喜氣顯得也活潑了些,宜筠虛笑着點了點谷荷的頭,「十幾歲的小丫頭,偏生學着嬤嬤的做派。」

谷荷和陳嬤嬤只管笑着,也不提醒福晉自己之前也是如此,想來大阿哥的出生讓福晉想開了些,自然是極好的。

「如今我坐着月子,府里的事情嬤嬤可要多上心,切莫讓人鑽了空子,李氏的大格格那邊也切莫疏忽了。」自己身為四福晉,這大格格若是出了什麼差錯,自己可是脫不了干係,更何況,大格格上輩子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福晉心善,您放心,老奴一定給您守好主子爺的後院。」陳嬤嬤看到宜筠說完又忍不住往門口飄的眼神,忙笑道:「大阿哥睡着且要等一會兒呢,您心疼大阿哥不忍挪動驚醒大阿哥,那可不就得您等着呢!」屋裡頓時笑聲一片。

「福晉,四爺來了。」下人的稟告打破了歡聲笑語。

宜筠聞言愣了愣,畢竟前世後來自己與胤禛的關係也只能稱得上相敬如賓,弘暉早殤後,自己萬念俱灰,整日以淚洗面,因此胤禛繼位後也只是按照祖宗規矩一個月僅初一十五來自己的宮裡。

但這一世……弘暉不會早殤,一切都未可知……既然未可知,那便以不變應萬變。

思及此,宜筠迅速冷靜下來,沉聲說道:

「爺,妾身初生產,滿身污垢也不曾沐浴,恐擾了爺,爺莫進來了。」

胤禛往裡進的腳步頓住,略顯僵硬:「那你好生休養,爺去瞧瞧大阿哥。」看着胤禛稱不上高興的臉色,蘇培盛心裏苦笑,這可真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奴才聽聞女為悅己者容,想來福晉也是擔心自己未曾梳妝的模樣被爺看了去,故而才勸爺呢」,胤禛聽了無甚表情的點點頭,唯有腳下的步子輕快了些許。

此時,正院內室。

「福晉為何……」看着谷荷略顯疑惑的樣子,宜筠心下自然不能將自己重活一世的事情宣之於口,只好說道:「我這副蓬頭垢面的模樣能見得了爺?」

谷荷和陳嬤嬤聽到宜筠的「自嘲」都忍不住笑出聲來,「福晉莫擔憂,老夫人那邊早早地送了嬤嬤過來,說是烏拉那拉府里最擅長調理推拿的,保證讓您出月子時恢復如初!」

宜筠笑着點頭附和,心裏的想法也越發清晰。

既然上天垂憐,讓自己重回初生下弘暉之時,那弘暉身為嫡長子應得的東西,自己都要替弘暉拿到!上一世自己昏了頭不曾給予弘暉的東西,自己這一世都要盡數捧到弘暉的面前。

弘暉,弘暉,弘暉……宜筠心裏反覆的呢喃着這個自己已經許久都不敢觸碰的名字,忍了忍眼中的澀意,額娘的弘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