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武道天穹 武道天穹第3章 女兒眉在線免費閱讀_倫韻小說
◈ 武道天穹第2章 天穹大陸在線免費閱讀

武道天穹第3章 女兒眉在線免費閱讀

宿城外不遠處有一座小山,山腳下是一條小河,河水潺潺由山上流了下來,河邊野花野草叢生,一個少年人身着青衣躺在一張草席上,頭枕雙手嘴裏叼着根野草,傻傻的看着天,身邊一根釣竿捶在河裡,半天也沒動靜!旁邊那個等着裝魚的木桶里空空如也!

此人正是被一個雷劈到這裡的胡無福,胡無福自認不是個好人,小時候偷雞摸狗的小錯也犯過,但是尼瑪挨雷劈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來到這裡已經十六年了。剛開始他還想過回去,從他剛能走的時候,侯府的主僕就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福少爺對打雷特別有興趣,每當天空打雷的時候就往外跑。尤其是大樹下這種風水寶地去的最歡。

於是,挨了六次雷劈以後,也就是四歲那年,侯爺下了一道死令!以後但凡雷雨天就把胡無福鎖在房間里不許出門。

實際上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鎖了,因為胡無福已經放棄了,你以為挨雷劈好玩啊,太他媽疼了,既來之則安之,而且又是侯府的小公子,按胡無福的話來說,既然回不去了,還是好好享受這輩子吧,怎麼說現在也算衙內了,從級別上來說,哥們現在也是軍區司令的兒子了,還是大軍區!挨個雷劈也值了!

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胡無福也了解了一下個世界!畢竟這可能是他將終老的地方,胡無福不認為老天爺會再來一道雷給他劈到別的地方去。

所以他對這個世界做了一番有必要的調查。 天穹大陸,是的,就這麼個有點中二的名字,就是胡無福被命運草率的弄過來的地方。

這是一個修真世界,是的!修真世界,前一世胡無福對古武都已經快失去信心了,結果一下給弄到修真世界了。胡無福表示:「我就呵呵….」。

剛開始胡無福還以為自己到了明朝,因為衣着穿戴太像上輩子電視里的明朝了,後來才發現,這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似乎完全跟上輩子無關!

但是也不那麼絕對,要說有關倒是也有一點,這裡有一個傳說,據說上古時期魔族、人族、妖族共同生存在這片大陸,這片大陸廣闊無垠,無量荒古無邊無際,上古時期三族實力相差不大,共存倒也相安無事,而到了中古時期,魔族實力大增,力量的增加也使得慾望膨脹,魔尊帶領魔族欲稱霸天穹大陸,奴人驅妖!

人族妖族自知各自為戰必敗,便強強聯手共戰魔族。大戰持續了近千年,三族高手大能者接連出手,最後連天穹大陸都被打碎。 整個大陸被打成三片,就是魔窟、妖界和人間界也就是現在的新天穹大陸-只不過人們依舊願意叫做天穹大陸,

大戰的最終魔尊被人王和妖皇打敗,整個魔窟被封印!而唯一有關的那個點,就是人王叫盤古、妖皇叫女媧,人王盤古和妖皇女媧也在這一次大戰後消失,同時消失的還有人族和妖族的大批修為高深的修士,有人說他們隕落了!也有人說他們去了天界,也就是神族的所在。

關於這點說法不一,不過傳說畢竟是傳說,天穹大陸沒有考古學家,沒人會把太多時間放在研究過去的事情上面,人們研究更多的是如何讓自己更強大。

只是那次大戰對天穹大陸確實是一場災難,很多修為高深的修士隕落,法訣破損或失傳,這次大戰被稱作是「天穹之劫」。

原本靈氣充裕的天穹大陸被打得支離破碎,使得修行之路愈發艱難。然而災難這個東西從來就不會只有一次,近古時期妖族再次向人族發起大戰,大戰持續了三百年。

最後人族慘勝,戰爭從來都是悲慘的,雙方大能者損失慘重幾近凋零,妖皇被三院四宗的大能者聯手斬殺,妖族被迫退兵妖界,妖界和人間界的通道也被三院四宗的老祖連手封印。雖然大獲全勝可是因為大戰是在人間界做主場,原本就靈氣匱乏的天穹大陸靈氣更是幾近枯竭。

導致上古之後本就艱難的修行之路變得更加艱難無比,四品道光境可以說成了修士天花板,再往上的仙光境成了難以逾越的桎梏。在此之前修至仙光境就能增添百餘年壽元,現在自然也沒有了。很多壽元將盡的老祖大能不得已只能自我封印來抵抗時間的消逝。

不過這一切跟胡無福沒多大關係,因為他根本不能修行,是的,一個從小憧憬小說里江湖俠客的武俠痴迷者,被雷劈到了一個修真世界。結果還不能修行。

關鍵他還是鎮國侯府的世子,老爹是當朝一流的武將,鎮守南疆多年未嘗一敗。還是赤光二品道光境的絕世強者,而作為他的兒子,胡無福卻不能修行,一修鍊光之力就會莫名其妙的昏倒。原因不明。

是的,光之力,在天穹大陸,光是一種力量。赤、橙、黃、綠、青、藍、紫不同顏色的光有着不同的特性,七彩光除了被禁練的紫光,其他六種胡猛都讓胡無福都試過了,每種都練不了。只要開始修鍊就會昏倒,十六年來鎮國候府為了此事找了無數醫者。每個醫者診斷後,都表示胡無福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天穹大陸不多的綠光四品道光境的都請來了三位,甚至還厚着臉皮又一次的請來了區天師,然而診斷結果相同。體質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胡無福就是不能修行,一修行立馬昏倒,就是這麼神奇。甚至連

綠光的屬性是生命之力,也被稱為醫者之力。綠光四品道光境的醫者在天穹大陸一共也沒幾個。即使在三院四宗也是供奉級別的存在。他們既然集體診斷胡無福體質沒問題,這事兒就可以確定了。那問題出在哪兒呢?

多名大能的診斷讓鎮國候胡猛一度懷疑自己兒子會不會是太懶了,不想修行,於是採用了最簡單的辦法。給胡無福打了個半死,讓胡無福承認他是故意昏倒的。就是這麼簡單粗暴。可惜這是胡無福自己都解釋不清的事兒。挨打的胡無福表示:「生物學來說,你是我爹,社會學來說,真不想當你兒子」。

最終還是他媽出手把他拯救了,他媽呼延月影是天穹大陸唯一的女將軍,跟丈夫胡猛一樣,赤光二品道光境的修為。父母的強大讓胡無福自己都覺得自己不配當這二位的孩子,甚至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抱養的,畢竟從基因學來說,確實不合理。於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胡無福提出了這個疑問。然後迎接他的是男女混合雙打。最後還是大伯胡勇出面給他拯救了。

「福少爺…福少爺…」,正在胡無福愜意的享受着碧水藍天的時候,傳來一個嬌嫩的聲音,胡無福起身就看到一個妙齡少女從遠處跑來,沒一會兒少女就跑到了胡無福身邊,這時胡無福已經站了起來。

「青兒?你怎麼過來了?」。

青兒是胡無福八歲那年從大街上撿來的,很俗套的賣身葬父,那年老家鬧旱災,青兒跟父親逃荒到宿城,一路乞討而來,青兒父親本身就體弱又身染重病最終不治身亡。

胡無福那天剛從醉月樓出來,看着可憐就給青兒扔了些銀子,本來也沒多想就是單純的有錢幫一把,沒想到青兒卻以死相逼,說賣身葬父就得賣身葬父!父葬了,身就是你的,你不要都不行!

這次事件讓胡無福感嘆了良久,在上一世胡無福給了街邊一個沒錢回家的人一百塊錢,當時還加了微信表示一定歸還,結果當天晚上人家就把他刪了,人心啊!再看看青兒,這一跟就在胡無福身邊留到了現在。

而且胡無福後來才發現青兒竟然是天生的綠光屬性,綠光的天選者,要知道即使在人人修行的天穹大陸,天選者這種存在也是極為缺少的,天選者修鍊光之力的速度是平常人十數倍,在任何一個宗派都是鎮派之寶,三院四宗的摩尼宗曾經因為強者的青黃不接,導致宗門實力羸弱,差點退出七大勢力之列,後來出現了一個赤光天選者。也就是摩尼宗現任的宗主,短短二十年就將赤光之力修鍊到極致四品道光境,從而讓摩尼宗再次穩定了七大勢力的地位。而因為他天選者的身份,甚至有人推測他很可能會成為「人妖大戰」後的第一個「仙光境」修士,可見他在修鍊一途的天賦之高。

青兒作為綠光天選者,再加上鎮國侯府的資源,才十九歲就已經是三品定光境的高手了!整個天穹大陸,三院四宗的小聖子小聖女也沒人達到如此境界!

就連胡無福的堂兄,號稱宿城年輕一代第一高手的胡亞也不過才赤光一品定光境,這還是在侯府資源的加持下從小修行的,而青兒十一歲才開始修行!

胡無福依稀記得當胡勇、胡猛兄弟知道這個死心塌地跟着胡無福的女孩是天選者時,兄弟二人對當年區天師所推演的胡無福的命格,從不可信其無瞬間變成了深信不疑。甚至原諒了胡無福去逛青樓的錯誤行為,只是隨便抽了幾鞭子就算了。

從此侯府的資源任青兒享用,當然青兒也沒讓人失望,短短八年就達到了普通修行者一輩子都達不到的境界,而這才只是青兒開始,當然這也為胡無福帶來了好處,那就是每次挨完家法,都有青兒為他療傷! 畢竟綠光之力的屬性就是醫者嘛。

「福少爺,侯爺和夫人回來了,還有大少!」青兒喘勻了氣說道。

「我去,這麼快……」!胡無福說著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魚桶,然後一揮手,一枚銀針從指尖飛出,寸芒瞬間入河,穿過一條小魚的身體。

「取上來」。

隨着胡無福發話,青兒一招手,那條被胡無福的銀針穿透的魚兒已經到了青兒手裡,「福少?……」。

「給他們加餐」。說著胡無福轉身走向路邊的馬匹。青兒收拾一下漁具和草席緊隨其後!

鎮國侯府,侯爺胡猛和夫人坐在客廳主位,胡亞位居側首。

「爹媽,大哥你們回來了啊?」人未到聲先進,話音剛落胡無福從門外跑了進來!由於上一輩子分別匆匆。所以這一輩子胡無福對親情還是很重視的,隨着他跑進來,青兒也跑了進來,手裡還提着只有一條小魚的魚桶!

「你幹嘛去了?」。胡猛看到兒子本來還有一絲一絲喜悅,不過看到如此不安分的狀態的胡無福,臉馬上就拉了下來!

「我釣魚去了啊」。胡無福滿臉委屈的說道。

這時青兒也馬上把手裡的魚桶放下:「侯爺,福少這次真的釣魚去了」。

一旁的胡亞撇眼看了看魚桶:「福弟啊?你這魚夠咱們一家一人一口嗎?」,說著人已經在開懷大笑。

「熬湯不行啊,笨!」胡無福撇着嘴說道。

「大膽,長兄如父,怎麼跟你大哥說話呢,都讓你大伯把你教壞了,」。胡猛呵斥道。

「二弟你訓兒子我沒意見,你都說長兄如父了,還在背後這麼編排我是不是有點不對啊,」。隨着話音,胡勇從門外走了進來,臉色微紅身上還帶有一絲的脂粉味兒,不難想像他從哪兒來!

「大哥你又去醉月樓了?你堂堂的侯府大爺,能不能不要老去那煙柳之地啊,」。胡猛一臉無奈的看着自己的大哥。

「你懂什麼,人生在世逍遙為先,都跟你似得,看着你我就難受,亞兒,走,醉月樓前幾天來了個新姑娘,不但長得貌美如花,還有一手琴藝,可謂才藝雙絕,你這麼大了,也該成個親了!」。胡勇說著就拉着胡亞往外走。

「爹我不去,你別拉我……」 。面對如此奇葩的爹,胡亞也是無奈之極。別人家的爹知道自己兒子去那種地方直接就是十幾大板,自己的爹倒好了,不但支持自己去,還想讓自己在那兒找個媳婦!

就在胡亞苦苦掙扎的時候,呼延月影終於也看不過去了:「大哥,你就別拉他了,亞兒又不是福兒,怎麼會去那種地方!」。

說著把胡亞拉到自己身後。

「老媽你說他就說他,提我幹嘛?」。孩子總是別人的好,胡無福算是體會到了!

「弟妹啊,你不知道,那位姑娘可是乾淨人兒,宿城多少公子哥都盯着呢,雖然身在煙花之地,卻只是賣藝不賣身!而且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亞兒,你要不去可就沒機會了,」。胡勇苦口婆心的勸着自己兒子,怎麼看都像在拉皮條!胡亞卻只是在呼延舞影身後搖着頭。

「大伯,你說的是不是夢蝶姑娘啊」,胡無福問道。

胡勇點頭:「對啊,你也知道啊!」。

「當然了,大哥啊,夢蝶姑娘可不錯啊,她本來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後來家道中落,半月前才賣身到勾欄里,那可是真的漂亮,遠了不說,宿城第一美女絕對不打折」,胡無福一臉你要不去會後悔的表情。

「對啊,對啊,你看你福弟都這麼說,」。

「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啊」。胡亞隨口說道。

「我當然知道啊!昨天我剛去過醉月樓……」。

「嗯…」,胡猛和呼延雪直直看了過了,胡無福這才發現自己嘴快了,再看向胡亞,發現後者一臉的詭笑,靠又被陰了!

「福少,你不是說不讓說嗎,怎麼自己又說了」。青兒很單純的說道,順便把胡無福去醉月樓的事給落實了一下!胡無福聞言垂下頭去!

「胡言,行家法」。胡猛一聲怒吼。

「老媽,你老公一回來就打兒子你不管啊?」。

「胡言,雙倍」,呼延舞影喊道。

「我去,親媽啊」,這時胡無福才想起來呼延舞影可不是什麼慈母,未嫁入侯府之前,可是軍中赫赫有名的冷羅剎,治軍之嚴比胡猛有過而無不及,何況女人可比男人更痛恨這煙花柳巷之地!

幾個腳步聲傳來,管家胡言帶着兩個家丁從門外走了進來,家丁手裡拿着胡無福的專用「器具」,長條凳木板!

「呵,言叔你都準備好了?」。

「沒辦法,根據慣例,老爺一回來福少爺就要挨家法」,胡言耿直的說道。

「噗噗,呵呵……」,胡亞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福少放心,這是我新訓練專門給福少行家法的人,不會疼」,胡言看似無意的把頭靠向胡無福小聲說道。

「言叔夠意思」,胡無福說完,豪氣的一掀袍子趴在了長條凳上。

「二叔,不如我來執行吧?」胡亞這時一拱手向胡猛說道。說著還不懷好意的看了胡無福一眼。

「行,給我狠狠的打」,胡猛向咬牙向胡亞說道。

「是,二叔」胡亞應聲而來,接過家丁手裡的木板!

「大哥你……」。

胡亞附身到胡無福耳邊:「小子,我房間里的夜明珠壞了,你別告訴我跟你無關啊,呵呵,」!

「大哥,我發誓我只是想知道它為什麼會亮,」胡無福說道。

「那大哥就讓你知道為什麼疼,呵呵,乖啊」,胡亞說道。

「言叔……」,胡無福轉頭求救,卻發現胡言已帶着兩名家丁轉身退到開兩米開外。

開什麼玩笑現在可是亞少打福少,可不是我這管家能管的。

「青兒……」在胡無福悲痛欲絕的眼神里,青兒躬身施禮跟着胡言走向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