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天穹第9章 福記在線免費閱讀

武道天穹第10章 明湖畔在線免費閱讀

「侯爺,青峰山的那伙強盜,帶頭的是被青離學院開除的學生,」.。就在胡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李雲朝喊道!

看着胡猛不解的目光李雲朝笑道:「這不是關於秘盟跟福少的,可以告訴你」!話

到即止,胡猛這個鎮國侯爺自然不傻! 「多謝。」胡猛抱拳道!

「不必客氣,侯爺完全不用擔心護國侯那邊,我今天早上接到的消息,蕭凌雪對這門親事不滿意,跟福少一樣離家出走了!」。李雲朝道。

「你說什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胡猛問道!

「跟福少同一天,護國侯府把消息瞞了下來,所以侯爺不必擔心護國侯那邊催親,蕭凌雪知道這門親事的當晚就逃出護國侯府,回了青離學院,算算時間,此時應該已經身在京城了!」李雲朝回話道。

「多謝相告,告辭」。胡猛說完匆匆離去。

鎮國侯府。

「亞兒,是不是你告訴福兒我們在青峰山遇劫的事的」。剛休息沒一會兒的胡亞又被胡猛叫了過來!

「這,是的,我把女兒眉送給了福弟,他一直追問,我就說了!」。胡亞略帶歉意的說道。

「沒事,二叔沒有怪你,明天你啟程去趟京城,福兒可能去查這件事了!」!

「這件事有什麼好查的?」。胡亞道。

「那個強盜首領出自青離學院,福兒可能懷疑有人故意針對我,這件事確實有點可疑。」。胡猛說道。

「你找到福兒後,把這個交給他,務必親自交到他手上,」。說著拿出一個錦囊來!

「不把他帶回來嗎?」胡亞接過錦囊問道。

「不必了,我得到消息,蕭凌雪也已回了青離學院」。胡猛道!

「蕭凌雪在……她不是應該護國侯府等着接親嗎?難道她也……??呵呵呵,這倆還真般配啊」。胡亞見胡猛無奈的點點頭笑道!

「我一會兒修書一封送到你爹那兒,這件事你就別管了,讓找福兒的人都回來吧,」。胡猛說道!

「二叔,那我去安排一下」胡亞說道。

「嗯,我去跟你二嬸說一聲,省的她擔心」,胡猛道,呼延舞影雖然軍旅出身,但是胡無福這一走就是十幾天沒消息,難免還是會擔心的,這幾天明顯心情不好,現在有消息了,胡猛自然要告訴她讓她放心!

胡無福跟青兒走出四海客棧,蕭凌雪昨天吃完飯就回了青離學院,離青離學院招生還有幾天,胡無福跟上門女婿葉辰兒就住進了四海客棧等着招生的日子到來,順便玩玩,昨日睡得早,這幾天趕路的勞累讓這一覺給睡了回來,現在她倆可是精神的很!

「少爺,我們去哪兒啊?」。青兒還是一身短打勁裝,胡無福換上一身長袍,手裡很是風騷的拿着把扇子,一條玉帶束腰,腳踏雲靴!一走三晃悠,滿臉我是紈絝子弟的狀態,很是欠揍!

「去庋街,」胡無福道。

「吃蝦啊?」青兒問道!

「吃什麼蝦啊,福記在京城的分店在庋街,我們得聯繫一下朝哥,」。胡無福說道。

庋街離四海客棧不遠,沒一會兒就走了過去,庋街類似現在的商業街,雖然現在時辰還早。庋街已經有不少的人了,兩旁的店鋪也開了門,有的擺攤的也已經開了張!客來客往的有看熱鬧的也有買東西的,庋街最出名的就是海宴樓的蝦,蒸煮熬頓醋溜炸,只要你能想到的吃蝦的方法就沒有海宴樓做不到的,而且那種方法做出來都比別的地方好吃,不過貴也是一定的,在海宴樓吃頓全蝦宴至少要一百兩銀子,這可是一戶普通人家一年的消費水平,不過即使貴,吃的人也是不少,京城嘛,有錢人多了去了!

福記就在庋街的中間位置黃金地段,跟海宴樓離得很近,福記的名氣可不比海宴樓小,京城裡的大姑娘小媳婦幾乎個個手裡都有一個福記的手包,對於她們來說福記的包就象徵著身份,尤其在胡無福抄襲的經營方式下,胡無福的福記在整個彩虹大陸的存在就像上輩子的愛驢古奇香奈兒一樣,絕對的奢侈品,姑娘們手裡沒個福記的手包都不好意思出門!

庋街的福記佔地百平米多,共有三層,裝的富麗堂皇,楠木做的貨柜上擺滿了各種的箱包,此時已經有不少客人了,女性居多,不過看的比買的少罷了,幾個夥計正在招呼着!胡無福直奔三層,福記的一層普通人家咬咬牙也是能消費的起的,二層不當官不經商的就夠嗆了,至於三層嘛,呵呵…..不是巨有錢的,最好看都別看,全是限量版奢華版,福記的三層是一個小廳,地上鋪着羊毛的地毯,純銀質的櫃檯上放着製作精緻而華麗的手包,各種樣式各種材料的都有,它們的共同點就是貴,用的材料不是金絲銀線就是翡翠明珠!最裏面擺着一個翡翠打磨成片,金絲穿就而成,銀線穿珍珠做提帶的手包,甚為精緻,底下標着價格,白銀一萬兩!這裡沒有夥計,只有一個掌柜的坐在櫃檯後面,約摸四十多歲,眼裡透着生意人的精明!

看到胡無福和青兒走了上了來,馬上起身招呼道:「歡迎歡迎,不知公子要買什麼樣的手包?」!

「你是老闆?」胡無福問道。

「我是這裡的掌柜。不知道公子有什麼需求」。掌柜的說道。

「最好最貴的手包來一個」。胡無福一臉敗家子的模樣,說話間伸出左手拿起面前一個金線織就的手包把玩着,左手的拇指上帶着一個黑色的扳指,扳指上刻滿了福字,小而清晰,只怕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個!僅僅是這份工夫就不是普通的工匠能做到的。而且這扳指的材質乃是天降隕鐵,整個彩虹大陸也絕沒有第二個!

看到扳指掌柜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道:「最好的在裏面,請隨我來,」說著前頭帶路走進裏面一間屋子,胡無福和青兒也跟了進去,二人剛走進入,掌柜的往外看了一眼就把門關上了,胡無福剛轉過身。

「青金分舵主李天豪叩見盟主」。說話間掌柜的李天豪已經拜了下去!

「哎哎哎,起來起來,」。

胡無福收起扳指道:「你怎麼知道是我本人,不是我派的人?」。

「宿城三天前就傳來消息,說盟主近日可能駕臨京城」。李天豪說道!

「朝哥還真行啊,我的行蹤這麼隱秘了,他也能摸到,」!胡無福說道!

「不知道盟主幾時到的京城?」!

「我昨天到的,青峰山強盜的事查的怎麼樣了?」。胡無福問道。

「已經查到他們的首領叫吳志剛,五年前報名青離學院,兩年前被開除,在青離學院是劉長雲之子劉勛的狗腿子,被開除是因為觸犯校規。」。李天豪道。

「劉長雲?當朝宰相?」。胡無福問道!

「是」。

「我就說這裡頭有事!嘿嘿。」。胡無福笑道。

「的確值得懷疑,吳志剛犯得校規並不怎麼嚴重,以劉勛的身份完全可以擺平,他卻任由吳志剛被開落草為寇。」。李天豪道!

「而且根據宮中內線的密報,這幾年劉長雲曾經多次上折,以暫無戰事為由,讓皇上收回三位侯爺的軍權!」。

「看來這位宰相,不是什麼好鳥啊,行了,這件事你們不用查了!派人盯着相府跟劉長雲,我先走了,有什麼事到四海客棧找我,我這幾天會住在哪兒,記住我現在叫古月,」。胡無福道!

「是,不過盟主,……」李天豪欲言又止。

「怎麼了?還有事?」。胡無福問道。

「京城雖然是天子腳下,卻多有宵小之輩,為了安全起見,請盟主還是搬到福記來住吧?」。李天豪道。

「不必了,我過幾天就會報名青離學院,到時候就住到青離學院了!放心,我敢來這龍虎之地,就有降龍擒虎的手段。」。胡無福一笑霸氣的說道,說完帶着青兒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