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嘩——」

屏風倒下!

露出藏在後面的大紅喜床,以及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張全。

可眾人根本來不及驚嘆張全果然在這裡,因為……床上竟然還有一個男人!

他穿着雪白的中衣,面容略顯蒼白,卻絲毫不減兩年前的俊美和尊貴!

這人,竟和王爺長得一模一樣……不,他分明就是八王爺本人啊!

四周倏然響起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紅玉不由的驚呼出聲,「你……您是……王爺?」

蕭墨珩淡淡的嗯了一聲,「一大早的,吵什麼?」

這真的是王爺的聲音!

紅玉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這到底什麼情況,為什麼王爺忽然醒了?!

還有,沈清漪的葯明顯解了,可若不是張全解的,那又會是誰?

難不成是王爺嗎?!

不……王爺怎麼可能碰這個又丑又蠢的賤人?!

紅玉剛想否決自己的念頭,卻見沈清漪陡然朝她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的瞬間,她心尖都抖了一下。

「昨夜有個小賊潛入新房,大約是想謀財。」沈清漪慢條斯理的道,「卻不想王爺突然醒來,將這小賊打暈在地。現在看來,這小賊就是你口中的張全吧?」

她彎唇淺笑,「可憐昨晚明明是我與王爺的洞房之夜,卻被人污衊,說我與奸人苟合。」

洞房之夜……

王爺真的和這醜女洞房了?!

紅玉臉色灰白,一個踉蹌,然而接下來,對方卻給了她一個更重磅的炸彈!

「紅玉啊。」沈清漪倏然起身,一改剛才的笑意,眉眼氣勢都變得凌厲起來,「現在,你是不是甘願受罰,任憑本王妃處置了?」

「不……」紅玉渾身一震。

忽然像是想到什麼,猛地瞪大眼睛抬頭,「是你?」

雖然她現在還有很多事理不清頭緒,但是有一點很清楚——是沈清漪故意誑她入套的!

她以為這個賤人是個軟柿子,所以根本沒有設防,可誰知道,這賤人竟然有這麼深的城府,完全就是故意設計害她!

「你明明知道王爺醒了,也明明知道張全倒在裏面……」她憤怒的大吼,「沈清漪,你什麼都知道!你是故意騙我跟你打賭,故意要看我的好戲!」

「故意?」沈清漪似笑非笑的咀嚼着這兩個字。

沒錯,她確實是故意的。

從一開始,她的慌亂無措就都是裝的,完全是為了引紅玉上鉤。

可是那又如何?

對付這種以下犯上、害死原主的惡仆,她無論做什麼都不為過!

思及此,沈清漪當即沉下臉,「難不成,是我慫恿你帶人捉姦?還是我逼着你立下誓言,非要進這屏風後搜查的?」

紅玉整個人都晃了一下,臉色又白了好幾個度。

還想辯解,可沈清漪沒再給她開口的機會,「來人!把這刁奴帶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三十大板?!

人群又是一陣嘩然,那可是要打死人的數量啊!

紅玉急得眼睛都充血了,急切的看向蕭墨珩,「王爺,奴婢對您忠心耿耿,今日也是為了您的名聲着想啊!求您看在奴婢好心做壞事的份上,饒過奴婢這一次吧!」

蕭墨珩沒有吭聲,冷眼旁觀,神色淡漠的像是一個局外人。

下人們摸不清他的意思,一個個也都縮着脖子,沒有人去動紅玉。

沈清漪目光緩緩掃過他們,淡漠而威嚴的道:「怎麼,你們是同情她還是想替她受罰?別忘了,她是主犯,你們也都是幫凶,剛才罵的最狠的幾個,我可都記着。」

眾人面面相覷了一陣,知道她不是好惹的,而且剛才也確實是他們誤會了她,急忙低頭告饒,「奴婢該死!」

然後,一行人便拖着紅玉飛快的出去了。

不一會兒,院子里就響起了打板子的聲音,和紅玉的痛呼聲。

以及對方不甘的怒罵聲,「沈清漪,你這個醜女,賤人!你不會有好下場的!王爺愛的是葉小姐,他根本就不愛你,你一定會遭報應的!」

葉小姐?

沈清漪側過頭,看了蕭墨珩一眼,只見他下顎緊繃,臉色分明沉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