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這些年,她母親掌管府中一切事物,父親也極為寵愛她,以至於她早就忘了庶女該是何等地位。

因為有了父親的疼愛,管家的又是母親,府里的下人哪裡敢怠慢她,從小她的待遇比許錦意這個嫡姐還要好。

而且她父親這些年除了她娘,未有其她妾室,所以在府中她一直都是稱呼她娘母親的。

從前,許錦意軟弱,從不管這些,卻沒想到如今這般盛氣凌人。

不過這也是在外面,直到兩人蹲得額頭都冒了汗,許錦意才緩緩開口「往後要知道規矩,像你們這般行事丟的可是侯府的臉面。」

「不知道的,聽見你們這般稱呼,還以為是爹爹已經把王姨娘你扶正了呢?」

「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逼迫爹。」

王姨娘臉色變得煞白,身為枕邊人,自然知道侯爺是最要臉面的人。

要是外面有這樣的傳聞,侯爺聽了必然會以為她故意傳出去的,為的就是逼迫他把她扶正。

雖然平時她們也是這樣稱呼,但是從未覺得有什麼不妥。

看來以後要小心才是,現在許錦意回來了,難免她會傳出去,到時惹得老爺與她有了隔閡。

「妾身往後會注意的,多謝大小姐提醒。」

「記得自己的本分便好,莫要因為父親對你有幾分寵愛便忘了規矩,在府里給你幾分體面可不是叫你得意忘形,恃寵而驕的。」

「要是給侯府惹來什麼事端,本小姐饒不了你,去祠堂給本小姐跪着,跪滿三個小時才准起來,好好長長記性。」

「起來吧。」

許錦意聲音淡然,聽起來並不苛刻嚴厲,卻讓王姨娘感覺到了她的變化。

從前許錦意高清,並不會理會這些事,這些年,她不少小動作,許錦意也從未像今日這般。

何況這訓話,真的彷彿訓婢女般,她怎麼敢!

居然敢把她們母女真的當奴才了,字字句句都在提醒她只是一個賤妾,誅心的很。

不過許錦意的這些話,活了許多年的王姨娘能忍,許錦兒可忍不了。

激動的站了起來,拳頭攥緊,聲音尖銳:「憑什麼讓我們跪,真當自己是侯府的嫡女不成,爹要是寵你的話,怎麼可能放任你在莊子里三年自生自滅。」

「我娘乃是你長輩,你讓她給你行禮,你竟還敢受着!」許錦兒越發憤怒,伸出食指指着許錦意渾身顫抖。

「啪。」

許錦意直接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只覺得痛快的很。

「你敢打我,許錦意,你個賤人……」許錦兒滿臉漲得通紅,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像被激怒的獅子。

巴掌聲再次響起,這次動手的是許嬤嬤「嫡庶不分的東西,大小姐也是你能冒犯的。」

王姨娘頭冒金花,不懂事情怎麼變成這樣,明明今天是準備帶下人出來給許錦意一個下馬威的。

可如今很明顯反了過來。

要是在府里,她還真敢讓人還手,但是在外面,她如何能。

不然那麼多年經營的柔弱,怎麼維持。

而且這次許錦意居然明明晃晃的讓那六個護衛站在她身後。

哪怕動手,她們也討不了好啊。

那六個護衛乃是她外祖家贈送的,都是一頂一的高手,普通護衛可打不過。

以往這幾個護衛可都是隱藏在暗處,沒見許錦意叫出來過的。

她外祖家是扎駐邊疆的威震大將軍,因為距離京城遠,所以特地留了護衛。

她一直都知道這些護衛的存在,所以這些年對許錦意也不敢針對得太過分。

瞧見有人開始注意這邊,王姨娘連忙拉着許錦兒跪下。

「是妾身管教不嚴,求大小姐網開一面,回去妾身定然嚴加管教。」

「娘,你求她幹什麼,她一個不受寵的……。」

王姨娘看着有人開始往這邊走,連忙捂住她的嘴,流着眼淚示弱。

要是讓人知道剛剛發生的事,怕真的會給侯爺招來禍端。

在許錦兒悲憤的目光中,許錦意再次開口:「果然是小地方出來的東西,連生出來的女兒也這般沒教養。」

「一個庶女竟敢如此頂撞嫡姐,尊卑不分,毫無規矩,簡直大逆不道。」

周圍的一副瞭然地點點頭,對着母女兩人指指點點起來。

之前便聽說過侯府的王姨娘在府里如何風光,如何得寵,侯爺為了庶女連嫡女都擠走了。

也聽說過這庶女稱呼自己的姨娘為母親,只是這些事沒得到證實,沒想到都是真的。

從許錦意開口,王姨娘便暗道不好。

如今看到這些人的指指點點,王姨娘更是兩眼發昏。

完了!

完了!

這些話傳出去,侯爺回來怕是要大發雷霆了。

許錦兒根本沒關注人家說什麼,她關注的的都是別人如何誇讚許錦意的美貌。

如今她滿心滿眼都是嫉妒。

這才是開始,許錦兒,你這就受z不了了嗎?

接着,許錦意又道「嫡女歸家,王姨娘便是這邊迎接的,你一個賤妾走側門也便走了,還不打開中門,莫非我這嫡女還不配走中門。」

王姨娘身後的一排下人連忙跑去開門。

這些下人也是慣會見風使舵的,看許錦意這霸氣的樣子,哪裡敢怠慢。

可以說剛剛那些麗人還不信這姨娘那麼大的膽子欺負嫡女,現在順着許錦意的話一看。

果然。

連中門都不開,一個家,要是嫡女都走不了中門,那中門留給誰走。

難不成就侯爺一個人能走,這王姨娘也太大膽了。

按照往常,兩人進了門肯定不會如許錦意所說去祠堂罰跪。

但是今日這事,王姨娘知道,侯爺可能下朝就會聽見那些議論,所以她們必須跪。

這樣等侯爺回來,怒火才不會對着她們。

「娘,都怪你,幹嘛讓許錦意回來,你看她長成那樣狐媚的樣子,我都要被她比下去了。」

「你看看她今天囂張的樣子,要是她嫁了什麼達官貴人,往後府里還有我們娘倆的位置嗎?」

許錦兒都要急瘋了,恨不得許錦意立馬就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