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快要抽完的時候,花靈月摟着自己,身體有些顫抖。
蘇沫突然跑進來,晃着花靈月的胳膊在她耳邊哀求道:「花靈月,你再抽200cc,承言出血太嚴重了,300cc根本不夠,你再抽200cc,我求你了!」
花靈月轉過頭看着蘇沫,一隻手摸着肚子,遲疑了好久。
「護士,再抽200cc吧。」
「可是,你的臉色很難看,你的身體已經嚴重不適了。」護士有些為難,按了抽血管的卡口,站了起來。
「我要去問下醫生,這個情況我不能抽血。」
護士起身,從抽血室離開了。
蘇沫見護士離開了,扭頭看着連接着花靈月胳膊的血袋,一陣眼熱,她把手伸過去,鬆開了抽血管的卡口。
「花靈月,你再抽200cc的血,你不會死的!」
花靈月冷眼看着蘇沫的動作,沒有阻止,500cc的血,應該不會出事的吧?
可是抽着血,她的頭越來越暈,意識越來越渙散。
直到肚子一陣陣抽搐的疼起來,她的意識才猛地清醒過來。
「蘇沫,夠了,我不要獻血了,我是個孕婦!」
花靈月伸手想把抽血管的卡口關住,但是蘇沫卻按住了她的手,已經失血過多的花靈月,身上的力氣也早已被抽幹了,抬手的時候,胳膊的筋骨一陣陣發酸。
「花靈月,你怎麼那麼狼心狗肺,孩子掉了就掉了,不過是個野種,可承言的命只有一條,他死了,你不會良心不安嗎?」
「野種?」
花靈月重複着這兩個字,也不知從哪來的力氣,照着蘇沫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
護士回來時,恰好看到兩個人撕扯在一起的一幕。
蘇沫立即對護士講道:「你快點阻止她,她自己弄開了卡口,非要給我未婚夫輸血,我攔着她,她還咬我!」
花靈月看着蘇沫說著謊,在護士看到的視野內,蘇沫掰着她的手,遲遲不肯關上抽血管的卡口,可她想到秦珏寒,到底沒有揭穿蘇沫的演技,只是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護士連忙上前去拔了抽血管,幫花靈月包紮了扎針處。
「小姐,你現在的臉色很難看,最好留院觀察下。」
花靈月沒有理會護士,徑自的起身。
蘇沫連忙上前。「好好,護士也是為你好,你留下來觀察下吧?」
花靈月瞥了蘇沫一眼,推開她往外走。
「滾開!」
蘇沫忍不住冷哼一聲,花靈月聽着刺耳,可是剛走出抽血室,她就愣住了。
原本該出車禍命懸一線的人,如今竟然完好無缺地站在她面前。
花靈月難以置信,赤着的腳,幾乎冷到沒有知覺的腳丫用力地蜷了蜷,脫力的手抓住了秦珏寒的胳膊。
「你不是要死了嗎?我現在看到的,是鬼嗎?」
扶着她的手有些用力,花靈月低着頭,看不清秦珏寒的臉,但是他的話,卻像針一樣,一根一根地扎進了她的心臟。
「蘇沫懷孕了,貧血,她是RH陰性O型血,跟你一樣。」
花靈月覺得自己的思想停止了——
所以蘇沫跟她講那些,是為了她自己。
所以他們聯合騙她,折騰她一個貧血的孕婦,給蘇沫那個賤人獻血!
而她,還像個傻子一樣幾乎抽幹了身體里的血。
她揮開了秦珏寒的手,突然就笑了,笑得撕心裂肺。
「你別碰我!」
因為推開了秦珏寒,她的身體搖搖晃晃的,像只殘破的風箏,只能扶着牆才勉強站住。
哽咽着嗓子,每一個字,花靈月都講的異常艱難。
「秦珏寒,我欠你的,都還清了。」
不欠了,還清了,結束了……
肚子抽搐的越來越厲害,小腹處就像揣了塊冰,又冷又重,頭暈的厲害,似乎還有什麼在從身體里流淌出去。
可是她太冷了,連感覺都不真實。
站在她身後的秦珏寒忽然啞了嗓子。
「好好?」
他來不及跑過去,只看到花靈月從他的眼前倒下去——
漫天遍野的血,刺目的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