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8章 帝國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9章 帝國的秘密(二)在線免費閱讀

帝國發生了第二起凶殺案,一樣的死亡方式,一樣的悄無聲息。

不一樣的是,這次的死亡人數共有三人,還都是警衛局的,巧合的是,這三人昨天剛剛參與了調查瓦西亞死亡的任務,很難不懷疑這是兇殺在警告着他們。

現在的警衛局已經亂成了一鍋粥,這件事,目前為止,他們沒找到一點兇手的線索,只知道對方通過精神世界殺人。

這是醫療部檢查出的結果,在解剖瓦西亞的屍體時,大腦滿是焦痕,初步鑒定瓦西亞在死亡前曾在精神世界做出抵抗。

但結果不言而喻。

兇手還會繼續作案,就好像是當初毫無預兆的殺死瓦西亞一樣,他會繼續這樣毫無預兆的殺死更多的阿布索留特居民,並且他還在快速的變得更為強大,上一次瓦西亞還能抵抗,這一次對方短時間內就殺掉了與瓦西亞同為高級戰士的三人。

如此之快的變強速度才是令警衛局人心惶惶的最主要原因。

誰也不知道,下一次對方再次出手時,會帶走多少人的性命。

墨菲斯照常上班,今天的他精神異常飽滿,當然,可能是昨晚做了個好夢的原因。除此之外,他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頭上的菱形紅色水晶變得更大了些,就連胸口的王國標識也深刻了許多。

最主要的是,他竟然奇蹟般的居然已經隱隱觸及到了高級戰士的邊緣了。

這一切發生的變化就在一個晚上,想起上次自己突然的變化還是在演講前的一天,那天自己還夢到瓦西亞,還殺死了對方,醒來後額頭就出現了那枚菱形的紅色水晶,自己也晉陞成為了原主努力許久的中級戰士。

而這次…墨菲斯夢到了警衛局的那三人,且和瓦西亞同樣的殺死了對方,之後的……

墨菲斯看着辦公室里放着的維生倉,巨大的玻璃罩子倒影着他的身影,對比之前,他的樣子變化得很大。

手指輕輕從額頭上的菱形紅色水晶划過,觸感冰涼,他隱約有了個猜測,一個大膽的猜測,一個足以支撐他站在王國之上,甚至乃至整個宇宙之上的猜測。

但現在,還需要在等等。

還弱小的他必須隱藏自己,即使那只是個猜測,如果貿然前往,也會萬劫不復的。

「我真是越來越喜歡這裡了。」

墨菲斯坐回椅子上,開始了今天的工作。

對於警衛局裡發生的一切他一概不知,消息並沒有傳出,僅限於警衛局裡的人知曉,而且警衛局也有意識的限制這個消息的傳播。

散播恐慌可是大罪。

說是工作,但墨菲斯做的可全都和工作無關,他只是在不斷瀏覽着文章,瀏覽着一些之前以他雜兵身份無法見到的文章,這有助於更了解帝國現在的情況。

畢竟誰都想知道自己頭上那顆不穩定的燈泡什麼時候爆炸。在這些不曾流出的內部消息中還是能找到一點的苗頭的了。

墨菲斯用的是瓦西亞的賬號,他自己的賬號還在申請中,不過可以預見的是,他自己的賬號肯定是沒有瓦西亞權限高的,畢竟他目前還只是個暫時的。

一連看了好篇,越看眼睛眯的越深,這些內部消息確實震撼,全是瓦西亞與高層的酒肉池林,他甚至沒有跟帝國的現狀沾上一點邊!

「原來瓦西亞做的一直都是做着這種工作嗎!」

墨菲斯看得懂,他也大受震撼。他不清楚這裡工作的文官是否都像瓦西亞一樣,可單單論述瓦西亞,他大概是弄明白了對方如何坐到這個位置上了。

只能說,帝國還真是人才輩出。

在這些與高層交涉的文章里,他甚至能看到瓦西亞為哄高層開心,居然能說出我們的帝國正在蒸蒸日上這樣的話語。

老兄,你的生活難道只有哄高層開心之外,就沒有擔心過帝國隨時會爆掉的可能嗎?

墨菲斯不信邪的往後翻閱,一連好幾篇都是這樣,索性就直接翻閱到了瓦西亞來到這個職位後收到的第一份內部文件。

終於,他終於找到了第一篇不全是舔領導的內部文章了。

這是一篇關於善後處理事項的報告,與墨菲斯現在所做的工作是一樣的。現在看來,他和瓦西亞確實是一脈相傳。

不一樣的是,這份報告的保密等級是五顆星,也就是王國最高的保密等級。

「嘖嘖嘖。」墨菲斯咂咂嘴,五顆星的保密等級就被自己這樣的隨意翻找到了,那幫高層甚至沒有在瓦西亞死後處理這些掉這些消息。

還是說,他們也許其實已經忘記了這件曾經派遣下去秘密進行的任務?

墨菲斯不太懂這幫高層在想些什麼,但也許能在這篇保密等級為五顆星的文件中找到答案。

通篇看下來,文章很正常,都是些秘密進行的居民事後反饋,絲毫看不出哪裡需要保密的東西,但有一個名字很重要,也是這份文件中唯一提到的一個人名。

阿布索留特·維托。

一個很陌生的名字,陌生到在記憶中全然沒有一點記憶。這就有點不對了,這樣的收集反饋,必然是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項,或者做了什麼關於王國的活動才需要收集的東西。

這樣的事情,一個六千餘歲的土生土長的阿布索留特人居然沒有一點記憶?

這很不對勁。

墨菲斯打開王國辦公用的軟件,在人口普查里搜索了這個名字,結果顯示,這是一個住在王國第十八區第二街道第八小道第二十四號的一個年齡只有一千兩百來歲的六年級小學生!

「嗯…」這份保密文件發佈時間距今已然超過兩百年,兩百多年前,那名叫維托的小學生或許才剛剛結束他快樂的生活進入到王國小學中學習。

他當然不相信這是文件中所提到的那名阿布索留特·維托,可出於好奇心理,他還是點進去,查看了這名小學生的詳細資料。

就這樣的,小學生的生平經歷展現在了眼前,連對方的出生時間,父母,獲得的獎項犯過的錯都在上邊記載得清清楚楚。

很明顯,這就是一名普通的小學生,他並不是像賽羅那種從小就天賦盡顯的類型。

所以,文件中所提到的維托並不是這名小學生。

墨菲斯叉掉面前展開的光幕,然後躺倒在了椅子上。他是有點好奇這維托是個什麼人,但也沒好奇到非知道不可。

而且,對方也跟他沒有什麼關係。

這一切,倒不如說是他閑着無聊沒事可做翻閱出的一次陳年舊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