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1章 帝國!高於一切!在線免費閱讀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2章 帝國!高於一切!(二)在線免費閱讀

阿布索留特一族又名絕對一族,棲息在王國之星上,這是一顆與光之國類似的行星,同樣的太陽熄滅,同樣的建造出了類似於等離子塔的建築。

不同的是,與光之國的迪法萊塔光線相似的卡斯凱德光線,能量極度不穩,有毀滅的巨大風險。

本就好戰的種族配上這極其不穩定的光線進化後那就更不用提了,整個王國全民皆兵,以強大的戰鬥力聞名於宇宙。

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下,耀眼金光籠罩的房間里,一道金身身影坐在病床邊一言不發,全身裝扮似乎極其廉價,塑料質感的金黃色鎧甲,在這個國度隨處可見,放眼看去,整個房間里至少還有數十道與他別無二樣的身影。

這裡是醫療部,專門醫治因戰鬥而受傷的士兵。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一道稍顯溫柔的女聲在陸茴身前響起,這是病房裡負責病人的女護士。抬頭看去,也只是頭部的盔甲有些不同,以及臀部多了個遮蔽用的小裙子。

裙子很短稍顯澀情,才堪堪蓋過臀部。不過這一切沒什麼性感可言。

對於現在的陸沉來說,眼下有比搞黃色更重要的事情,他在接受腦海里正在灌輸的大量記憶,很多很多,足足有六千餘年。

陸沉在沉默着,對面的護士也不着急,就這樣等着。

終於,在經歷了些許片刻,他抬起手來揉揉自己的腦袋,有些顫抖的問道:「只剩我一個了對嗎?切亞。」

切亞,那就是女護士的名字,她是個很溫柔的女護士。

在記憶里,陸沉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爭,這場戰爭最終存活下來的人只有他一個。好像那殘酷的景象就在他眼前發生一般,與他同行的士兵一個接一個的死亡,最後只剩下了他一個。

但這並不是讓他語氣顫抖的原因,他只是腦袋有些疼罷了。

「是的,墨菲斯。」切亞語氣輕柔,她頓了頓,又說道:「當警衛隊趕到時,戰場上只剩下了你。」

「那真是……」墨菲斯揉揉腦袋,這一動作好似觸動到了某個神經,臉上表情痛苦。

「那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請節哀墨菲斯。」瓦西亞接過話語,「他們為王國獻出生命,我想,這對每一個阿布索留特人都是值得光榮的事情。」

陸沉不或者說是墨菲斯沉默了,自己的目前的身份放在電影里也不過是一閃而過的雜兵,事實上,他就是雜兵,阿布索留特王國的雜兵,連臉都沒有的雜兵,這樣的身份為王國犧牲是光榮的事情?

別開玩笑了,在這樣的一個國度,從來不會因為犧牲而變得偉大,他們就像王國前進道路上的螞蟻,是那麼的不值一提。

除非足夠強大。

一個實力低微可有可無的雜兵怎麼可能會因為王國的犧牲而成為光榮代表。

別開玩笑了。

墨菲斯沉默的抬起頭,面前的切亞就那樣靜靜地看着她,可那如熒光燈般的眼睛卻彷彿有火焰在裡邊跳動着,借用穿越前看過的某部小說里的話來說,那就是她的眼睛裏藏着獅子。

墨菲斯內心默默嘆氣一聲,造成這樣的結果,原因只有一個,好戰的基因加上王國即將毀滅的壓力,以及王國高層領導之一究極生命體·阿布索留特·塔爾塔洛斯的洗腦。這一切使得每個阿布索留特人宛如打雞血一般的前仆後繼的為這個王國獻出生命。

「我明白的,切亞,這是一件光榮的事情,沒什麼值得傷心的。」墨菲斯微微低下頭,語氣有些顫抖,但隨即像是得到了什麼莫大的勇氣,在抬起頭時,他的眼裡也藏着獅子。

「帝國!高於一切!」

這話一出,切亞像是感受到了莫大的震撼,細品一二後才回過神來眼神堅定的看着墨菲斯,鏗鏘有力的說道:「是的!帝國高於一切!」

說罷切亞還做出一個鼓勵的手勢後,才走向下一個病患。

墨菲斯看着對方離開,稍顯沉默,他知道要不了幾分鐘這句話將傳遍整個醫療室,甚至是整個王國。

因為他已經從下一個病患口中聽見了那句小聲的帝國高於一切。

離得不算遠,所以他還算聽得清。

墨菲斯躺倒在病床上,開始分析着現在的情況。

首先,他看過銀河格鬥,明確的知道王國的目標是光之國。

其次,這根本不可能打贏。

阿布索留特之王對標奧王,這沒什麼問題,剩下的王國高端戰力就還剩四位究極生命體,光之國那邊的,究光賽、無限夢、賽迦等等。到這裡都是四六開趨勢了,可據他所知,艾斯是銀河聯邦的官員,王國入侵光之國你很難保證銀河聯邦不橫插一腳。

到這墨菲斯覺得王國打個三七都有點難了,再加上u40的喬尼亞斯,八二吧,王國二。可就算這樣了,光之國那邊的幫手還有高斯以及傑斯提斯這兩,就算這倆因為某種原因不能變成雷傑多,可一旦全面開戰,宇宙發生了一些無可避免的災禍時,德拉西翁將會參與其中。

這點不用懷疑,墨菲斯對於這些大佬的想法還是能猜個一二的,就像奧王之所以一直未出手就是因為覺得這一切還有可以挽回的餘地。

宇宙嘛,還是和平點好。

這樣算起來王國妥妥一個零十開,王國是那個零。就算塔爾塔洛斯會穿越時空尋找幫手,但那有什麼用,一堆反骨仔能有什麼用?

想到這,墨菲斯一個睡死病中驚坐起。

這場戰鬥打不了一點,一去就是送。

「我得想辦法逃離這裡。」

說罷一個翻身下床便急匆匆往病房出口走去。

「你身體還未痊癒,你要去哪?」切亞餘光瞟見這副急匆匆的樣子扭頭喊道。

「為王國獻出我的生命!」墨菲斯頭也不回的喊道,隨後便消失在了病房。只留下病房裡的阿布索留特雜兵面面相覷。

來到外邊,墨菲斯抬頭看去,整個城市金黃一片,與光之國不同,王國的天空有雲在上邊飄蕩,這倒顯得有些有趣。

這裡便是他的生活了六千餘年的王國。

艾杜拉瓦塔釋放着金燦的光芒,沐浴在這金光中,隔着很遠很遠都能感覺到身體里跳動阿布索留特粒子在吸收着那不穩定的力量。

就好像身上流淌的是跳跳糖那般。

環顧四周,熟悉的記憶在腦海中不斷湧現,在遠處的艾杜拉瓦塔旁,那裡是阿布索留特宮殿,在千年前,他還是孩子的時候曾在那裡聽還未閉關的阿布索留特之王講話。

再後來,就是塔爾塔洛斯的洗腦演講了。

有一秒,就那麼一秒,墨菲斯突然很想很想為這個生他養他的王國獻出生命。

可在下一秒就回過神來,意識到還是自己的命比較重要。

「我可不是以前的墨菲斯了。」墨菲斯默默說了一句便沿着記憶里的路線朝着自己的住所走去。

這條路在他腦海中已經走了數千萬遍,在回到住所,打開門時,墨菲斯好似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心口之上蕩漾。

「這就是我的家嘛?」

屋內的一切與記憶中別無兩樣,但這種感覺就是很奇怪,好似以旁人的視角居住在這所房子里,有些陌生,又很是熟悉。

墨菲斯知道這可能是記憶融合後出現的一點後遺症,他熟悉無比的躺進床上,打算好好休息一番在制定他的逃兵計劃。

對於逃跑而言,他沒有一絲一毫的愧疚,原先的墨菲斯已經死了,現在的墨菲斯只是陸茴頂替的墨菲斯。

於他而言,精神遠比肉體重要。

可俗話說的好,明天和意外你不知哪個會先來。

堪堪回到住所後兩個小時內,連逃『兵』計劃都沒來的及制定的他卻等來了阿布索留特王國的一名文官。

此刻的墨菲斯呆立在門前,不知所云的看着面前與他形象差別很大的文官。毫無疑問的,對方比自己強得多,那身稍顯華麗的盔甲就是最好的證明。

「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墨菲斯當然不擔心自己的逃跑計劃被發現,因為那東西目前還只存在於他的腦海裡邊,根本就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東西可以證明他有逃跑的苗頭。

「我是阿布索留特王宮政要事務處理處的瓦西亞。」

語氣很是平靜,可墨菲斯卻感受到裡邊滿是蔑視。

這就是王國,一個以實力為尊的國度,即使是位文官也比他們這樣的雜兵強得多得多。

說起來,賽文也是位文官。墨菲斯如是想到。

「大人。」墨菲斯微微鞠躬表示尊敬,但並沒有邀請對方進去屋子裡坐坐的意思。不過想來對方也沒有進去的想法。

瓦西亞從背後拿出一份文件舉在身前,「動員部剛剛下達了一份文件,關於基層動員的。」

墨菲斯一臉疑惑的看着,內心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尊敬的塔爾塔洛斯大人近來因為事務繁忙,所以戰爭動員部門策划了一份新的策劃,核心內容只有一個,深入基層,而你!」瓦西亞收起文件雙手背在身後,眼神玩味的盯着墨菲斯,「好運的小子,你被選中了,七個王國日後你將在阿布索留特宮殿上動員講話。」

墨菲斯內心已經在罵娘。

「大人,我可以問為什麼是我嗎?」他表現得有些小心翼翼。

「我很喜歡你在醫療部說的那句帝國高於一切。」瓦西亞笑了笑,「想來就是想看看說出這話的你會是什麼個樣子,碰巧遇上了上面派下的任務。想來說出這話的你應該是個很好的人選。只是現在一見,也沒什麼特別的。」

「五個王國日後將你要演講的文稿交給我,希望你能給我展現一番你的不同。」

說罷,將手中的文件硬塞入墨菲斯手中後,瓦西亞當即轉身就要離開,又突然想到什麼,轉身說道:「對了,我很喜歡帝國高於一切這句話,希望能在你的稿子上能夠看到。」

墨菲斯點點頭,目視對方已經離開後,才看向了被硬塞入手的文件,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穿越來後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撰寫文稿。

還有!那句話是不是傳播的太快了一點!

計劃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