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眼看着蘇甜要吃大虧,人群突然中間出來了一個人,大聲的喊道:「住手!不要打了!」

一個壯男,走過來抓住了老頭的手腕,甩在一邊去了。

他拉起了蘇甜:「你沒事兒吧?」

老頭踉蹌着摔出去,差點摔了一個狗吃屎。

他氣的大聲罵:「誰這麼賤,臭不要臉的蘇甜,你是在外面勾引了野男人了?這男人是誰,看上了我家孫女,勾搭在一起了?」

男人冷笑道:「頭一次有人這麼說我的,老頭子,我耳朵不太好使,你再說一遍我聽聽?」

「咋,我說的不對?你們就是一對狗男……」老頭抬頭看到是誰,嚇得後面的話就不敢說,全都吞到肚子裏面去了。這不是趙大牛嗎!

蘇甜見到這個人也是嚇了一跳,做夢想不到這個人會出手幫忙!

這一對老夫妻不好和他吵架,湊在一起低聲的說了兩句,老頭一直狠狠的瞪着蘇甜。

趙大牛雖然名字起得比較粗,可是長相卻是相當斯文,還帶着一副眼鏡,他是恢復高考之後,全縣第一位考上大學的高材生,是整個望山屯的驕傲。

當時上大學的時候,縣裏面的領導都來了,趙家更是放了一掛一萬響的鞭炮,他是七九年考上的,畢業之後就回來家鄉參加工作了。

如今是八四年,參加工作也有兩年了。

蘇甜記得,上輩子他在這邊工作了幾年就調走了,據說去了大城市,日子過得很好。本來沒有交集的人,這輩子卻為了自己出頭,她真的非常感激。

蘇老頭也不敢惹他,如今趙大牛的戶口本都遷到了了縣城裏面去吃商品糧了。在村裡也算是一個風光人物了。要是隨便誣陷他,可不行。

蘇老太使勁的推了一把老伴兒:「你這破車嘴,咋啥都說!趙同志啊,別誤會!我們就是出了一點小事,有點矛盾。不是罵你呢!」

老頭也說:「我真沒說你,我說的是我孫女不要臉……」

蘇甜馬上接話:「我怎麼不要臉了?我老老實實在家,不是給你們洗衣服,就是給你們掰苞米,不然就是種田插秧,我見過什麼人?人家技術員幾年都不回來一次,我咋勾引?你就是為了污衊我,把髒水給我潑到底,我也不在乎,就是不能讓你把我們家的東西吞了!」

蘇老頭眼睛一瞪,又要發飆,蘇老太趕緊攔住了。

趙大牛微微蹙眉,對這家的事情也是略有耳聞,只是他是來勸架的,不好說的太難聽。

他對蘇老頭笑道:「行了,你們有啥話好好說,別動不動就打,本來是好心,人家看着你們總動手,也不敢靠近了,改天還是好好商量一下吧,別逼得太緊了。打打殺殺的也不好看。」

蘇老頭也煩,這麼多人看着也不可能把東西搬走,又想着自家還有一個小女兒沒找婆家,也不想鬧的太大了。就指了指蘇甜:「行,算你狠!老子就不管你了。看你們怎麼活下去!」說完就背着手大步流星的走了。

老頭還對眾人也一直擺着手:「滾,趕緊滾蛋!在這邊攙和什麼!不願意回家,老子去你們家吃飯去!」

這些看熱鬧的也就走了。蘇老太太走之前對蘇甜說道:「你別忘了,過年你就十八了,咋能這樣野呢,真的不想嫁人了?如今你沒爹沒娘,我們才是能幫你出頭的人!你想想你的弟弟妹妹!」

蘇甜翻了她一眼,也不說話,緊靠大屋門那邊,防備着老太太進去搶東西。

蘇老太太氣急,說道:「不識好歹的東西,有你後悔的一天!」哼了一聲就走了。

等到人都走了,趙大牛才對蘇甜說道:「你有啥想法嗎?」

蘇甜道:「能有啥想法,反正不去他們家。」

「你們這樣……算了不說了,要是你哪一天來到城裏面來,我就幫你找個工作好了,問一問,好工作沒有,可是臨時工,還是能給你找一個的。」

蘇甜詫異的看着他:「為什麼你要幫我啊?多少人躲都來不及。」

趙大牛說道:「其實我小時候在河泡子裏面游泳,差點淹死,是你爸爸撈起我的呢,所以我欠你家的恩情。我一直想要報答你們來着,只是沒有機會。」

蘇甜恍然,原來如此。趕緊笑着說道:「謝謝你了,其實我也有這個打算,趕明我要是進城的話,一定會去找你的。」

「行。」趙大牛看了看蘇甜,以前這丫頭是從來都低着頭,見到誰都躲,現在看着也不像是一個懦弱膽小的,估計是母親的出走刺激到了她,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他擔心在這待的時間長了,怕人議論,對蘇甜囑咐了幾句,趕緊走了。

蘇甜把門關上了,然後尋思尋思,招呼蘇瑤從裏面的屋子裏面重新找了一把鎖頭,鎖上大門,帶上門閂,還在門上頂上了好幾個磚頭,這才放心的進屋去了。

村裏面的人基本上晚上不鎖門的,可是現在不行,不鎖門,被那一對老妖精害死了都不知道。一進屋,就看到蘇瑤端着一大盆的水過來了:「姐,你洗洗。都出血了。」

蘇甜看看鏡子,這才發現,剛才鬧了半天,手背上脖子上,很多地方都破皮了,被那個老太太撓的,下手真狠啊!蘇甜拿着手巾輕輕的擦拭,稍微一動就疼的呲牙,真疼啊。

蘇瑤和蘇剛站在一邊看着她:「姐,你咋樣了?」

蘇甜趕緊說:「我沒事,皮外傷。一點事兒沒有,相信我。」

現在爹媽都不在了,自己就是他們的頂樑柱主心骨,絕對不能露怯。

「姐,我們以後咋辦啊?媽媽是真的不要我們了?」

「明天我就把媽叫回來。放心,媽媽不會不管我們的。」蘇甜摸了摸蘇瑤的頭,想着上輩子。當蘇甜帶着弟妹在那邊的破屋子住着,吃盡苦頭,有一次就跑回姥姥家了。結果看到自己的母親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在河邊有說有笑的走着。她當時就哭着跑回來了。

爺爺奶奶就告訴她,她媽媽是一個狐狸精,喜歡找野男人,每天都想着改嫁,根本不會要他們了。

從此後蘇甜就沒見過自己的母親,想起來也只有恨意,可是後來聽說,母親根本沒再婚,而是去外面打工了,因為姥姥家裏面的幾個舅母容不下她。

媽只是託人找了城裡的工作去打工,也拜託了舅舅照顧他們,結果舅媽覺得住在爺爺奶奶家裏面還能有什麼意外?也不管他們。

誰知道媽媽一去就沒有回來,進城不到半年就出了車禍去世了。蘇甜他們也真成了孤兒。這一次不能讓母親再和上輩子一樣悲劇。

劉真說道:「就是媽媽和爺爺奶奶吵架,她賭氣回家去住兩天,沒那麼嚴重的,你們相信我,沒事。我會把她叫回來。」

「好。」兩個孩子聽說母親可以回來,一起鬆了口氣,臉上也有笑容了。

「你們餓不餓?想不想吃東西?」

兩個人一起愣了一下,然後搖頭。

蘇甜嘆了口氣,摸摸兩個人的頭,明明是自己的家,可是從來不敢提出來任何要求,生怕被人罵。這都是那些混蛋害得!

蘇甜去了廚房用柴火生了爐子,找出來了一棵白菜,切成絲,然後是一碗麵粉,加水,調成了麵疙瘩,做了一個疙瘩湯,兩個孩子坐在那邊大口的喝着。

他們餓壞了,從早上母親被打罵跑出去到現在一整天,啥也沒有吃過呢

蘇甜慢慢的喝粥,想着,上輩子不光是那些人壞,自己這個姐姐也是做的不合格,要是能全心保護他們的話,也不至於會那麼慘了。還是自己無能。都十八歲了,還是傻乎乎的,人家不欺負你,欺負誰?